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93】神君是流氓,当场抓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却说天灵根少女出了山洞后迟迟没有回来,灵芝左等右等,终于等不下去了,于是决定出去瞧瞧。

    灵芝从前不待见天灵根少女,可伤重的这些日子,天灵根少女尽了最大的可能照顾她,还把通身的妖气净化成灵力温养她,要说不动容是假的。

    秦灵儿那人,就是目中无人,天大地大,唯她独尊,相处起来十分惹人讨厌,可真说她干过什么坏事,又不尽然。

    灵芝觉得,她还是不喜欢秦灵儿,可她又忍不住会担心秦灵儿,她不希望秦灵儿出事,这可真是一种复杂又古怪的同门之谊。

    山洞很大,灵芝的右腿不良于行,跛了半晌才跛到洞口。

    她远远地看见一道白色与鹅黄色相间的身影,下方是一条漂亮的青色蛇尾。

    明明刚睁眼时被这条蛇尾吓得半死,这才过去多久,她竟然会认为漂亮?

    灵芝嗤了一声,自己怕不是中邪了?

    “秦灵儿!”

    灵芝开口唤她,虽从年龄以及入宗门的时辰上看,她得唤秦灵儿一声师姐,可她从未如此唤过。

    对方听到了她的声音,缓缓转过身来,冲着她,温柔可亲地笑了笑。

    灵芝哆嗦了一下。

    她没眼花吧?秦灵儿冲她笑了?

    脸还是那张脸,蛇尾也还是那条蛇尾,可为什么……那么怪呢?

    灵芝上下打量着对方。

    对方摆动着蛇尾朝她走了过来,那摇曳生姿的模样,妩媚中透出一丝不羁的风流,与那个总是冷着一张冰块脸恨不得六界全都欠了她的钱的秦灵儿天差地别!

    灵芝心头警铃大作:“你不是秦灵儿!”

    对方步子一顿,阴测测地勾起唇角:“被你发现了?”

    这人能化作秦灵儿的样子,怕不是已经夺舍了秦灵儿的身体,灵芝如今的状况,连秦灵儿都打不过,更别说能夺舍秦灵儿的神了!

    灵芝反手摸出了一颗传送珠。

    这不是普通的传送珠,而是清水真人与乔薇薇相认时送给她的一件仙器,她达到化神境方可使用,她如今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境界,只记得来神界前方堪堪结丹,可被秦灵儿温养了这么久,多少、多少有点长进吧?

    她闭上眼,将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一股脑儿地灌入了传送珠。

    女子见她要逃,赶忙在她周身撑开了一道结界,可惜迟了一步,传送珠奏效了,灵芝消失了。

    女子收回了结界,冷笑着望了望头顶的天空:“以为这样就能逃了?你的身体里有‘我’输给你的灵气,找你还不如易如反掌?”

    说罢,女子抬起胳膊,看了看自己的新身体:“还真是契合,雪兰伊你说是不是?”

    海空子三人找到山洞时,洞里已经没了灵芝或任何人的影子。

    胡四海望着篝火上烤得肥油四溢的野兔道:“这还烤着兔子呢,果子也是新摘的,人呢?去哪儿?”

    冥修与云烨搜刮完北海神宫后,即刻离开了北海。

    冥修启程去往流放之地,将受刑的云府上下接回中域,云烨没与他一同前往,而是去了云府的旧址。

    这里荒废了两万年,早已人去楼空,破败得不成样子。

    云烨在一堆断壁残垣中进了找到了一把云修用过的扇子。

    扇子上的法力已经散了,云烨拾起它的一霎,它便像是燃烧过的灰烬,悄无声息地碎了。

    “大哥,送给你!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是阿烨自己画的扇子?大哥一定会好好保存。”

    云烨的眼圈忽然有些酸涩,眼底有什么滚烫的东西不受控制地冲了出来。

    就在热泪滚落的一霎,头顶的碧空白光一闪,一个不明物体火急火燎地砸了下来,一把砸中云烨的脑袋。

    云烨身躯一震,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眼前一黑,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灵芝的脑袋砸在了一旁的石凳上,也没来得及挣扎,便在云烨的身上华丽丽地晕倒了。

    当女子追寻着灵芝的气息来到云府旧地时,看见的就是灵芝与云府的二公子。

    女子蹲下身,葱白的指尖拨开耷在云烨脸颊的发丝,笑吟吟地说道:“我今日的运气是不是有点儿太好了?竟然连云府二公子都被我捡着了。”

    ……

    却说冥修与云烨分道扬镳后,即刻动身去了神界以西的流放之地,以他的修为,天涯海角也不过是咫尺之距,可比他赶路更快的是神尊与心魔的消息。

    当云府被冤枉以及云府神君重掌神天庭的消息传回流放之地时,那儿的神官便知云府上下全都得救了。

    这神天庭原本便是娲皇陛下所建,后为潜心修行,也为安心守护神王印,便将神天庭拱手交了出去,立神尊之位,统帅神界。

    历代神尊与云府的关系都十分亲厚,这一代神尊若非出了心魔一事,待云府神君与云烨也都是极好的。

    想来他老人家泉下有知,也乐得将神天庭交还给娲皇后人。

    冥修一盏茶的功夫便抵达了流放之地,可他却并未见到云府的叔伯亲戚与仆从。

    “启禀神君。”一名掌管流放之地的神官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下官已将云府上下送回神天庭了,待他们消了罪籍,便可重返云府。”

    “何不早说?”害他白跑一趟。

    还、还、还……还不是为了给您一个惊喜吗?怎么能真等您上门要人呢?那样岂不是太怠慢了?再说您不是去抄北海神君的家了吗?谁料到您这么快便抄完了?

    神官诽谤归诽谤,却也明白终究是自己动作慢了,早知道神君过来得这样快,就该赶在神君抄完北海神宫前把人送达神天庭,好省得神君白跑一趟。

    “是下官办事不周,望神君责罚。”神官低下头,诚惶诚恐地说。

    冥修的俊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表情,只是浅淡的目光在云府等人住过的房舍扫了扫:“这些年,他们过得可好?”

    神官忙道:“好的好的!下官向神君发誓,绝不曾苛待过云府任何人!”

    这里常年风沙漫天,神灵之气匮乏,神修们待在此处,多像是凡间人高原缺氧一般,难免出现不适,但这并非神官存心刁难。

    比起被关进镇妖塔的云烨,云府上下已幸运太多。

    冥修并不是真正的云修,除了云芊若与云烨,他对云府上下并未过多的感情,把他们救出流放之地就是他仁至义尽了,他还没到要为他们鞍前马后的地步。

    冥修给倪裳发了一道传音符:“左不过你也是要重建雪山神宫的,不如把云府一并重建了。”

    倪裳的脸都绿了。

    这之后,冥修掐了个法诀去了龙岛。

    神界的四季不如凡间分明,但只要法力够了,便想要什么天气便有什么天气。

    冥修离岛前都是百花绽放的秋天,而今不过数个时辰不见,岛上便飘起了鹅毛大雪。

    龙岛的景致是十分优美的,碧蓝的汪洋中,它像一颗黑亮中透着碧光的宝石,宝石之上,刻着壁立千仞、重峦叠嶂、万花齐放,姿态各异的龙穿梭其中,美得就似九重仙境。

    此时这仙境下了雪,美是极美,只是苦了那群无法过冬的龙,一条接一条,窝在龙穴中瑟瑟发抖。

    “魔尊与清水真人呢?”冥修抓了个条守门的小黄龙问。

    小黄龙化作人形,答道:“他们出海了。”

    “出去很久了吗?”冥修问。

    小黄人道:“嗯,你和二公子离岛不久,他们便动身了。”

    这么说,这雪不是他们下的了。

    冥修深邃的目光微微一动,举步去了魔尊的寝宫。

    乔薇薇住在寝宫最宽敞、最精致也最金光闪闪的屋子,墙壁地板,衣柜用具,无一不是上等的黄金。

    金灿灿的轩窗大敞着,一张小方桌靠窗而放,乔薇薇坐在桌旁,单手托腮,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小花园的方向。

    她眨眼,花儿便开了。

    再眨眼,花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