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57.番外-佟辰联姻:怀孕,人生至此已无憾事(本番外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

    再次睁开眼时,在医院的病床上,入眼是一片雪白,吸入鼻尽是消毒药水的味道,佟蕾看到辰况正坐在床边上,牢牢的抓着自己的手,眼神亮的神秘,显得复杂。

    “终于醒过来了!醣”

    “我怎么了?呙”

    怎么会一头栽了下去呢?

    看他那模样,是把他吓倒了!

    “你昏倒了!”

    辰况见她醒来,眉终于舒展开来。

    “昏了多久?”

    “三个小时!”

    不算长。

    “你把我送医院来了?医生怎么说?”

    她觉得有点虚,唇有点干。

    “贫血!你呀,只顾着照看我,都不知道好好调养自己!真是吓死我了……”

    他一边扶她坐起,让她靠着自己,一边回答。

    “贫血?怎么可能?”

    她皱眉:“从小到大,我活了三十年,从来就贫过血……你耍我吧……”

    “我耍你干嘛?你得的是生理性贫血!”

    他一字字的说,说的格外的清楚。

    “生理性贫血?”

    佟蕾慢慢消化着他话里的深意,按道理来说,会出现生理性贫血的原因主要也就五种,分为两大类。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就看到自家男人扯着一丝无奈的笑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叹了一声:

    “你这丫头啊,怎么就这么迷糊,这么不当心自己呢?自己想想,你上一次的生理期是什么时候来的……这么大的人,还是医生,怎么会这么不留心自己的生理变化的呢……”

    话音落下,一抹惊喜自那一双发怔的眼眸里无比闪亮的跳跃了出来。

    她第一时间冲自己的小腹望了过去,手同时抚住了这个地方,一下就摒住了呼吸。

    这……可能吗?

    可能吗?

    她患的是——妊娠生理性贫血?

    男人眼底的笑意,也跟着大了起来,就像一片金灿灿的太阳照亮了她阴沉的天空,把她也渲染的一片明媚。

    他凑过来,在她眉间落下一个虔诚而感恩的吻,而后将她紧紧抱住,在她耳畔,低吟似叹的感慨。

    “我那么努力,也该有收获了是吧……”

    “子循!”

    她的声音在发颤。

    “我……我不是在做梦?”

    都八年了,她都不抱希望了。他却在这个时候报告了她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

    这……没弄错吧……

    不会是空欢喜吧!

    “你在怀疑我的能力吗?虽然我在鬼门关上绕了一圈,可未见得就会影响到我的能力了是吧!”

    他笑的抵着她的额头,带着喜悦之色,手轻轻覆到了她的手上,而用下巴轻轻蹭上她的脸蛋,蹭得她生痒,直缩脖子:

    “恭喜你,辰太太,我们不需要去领养了,再过八个月,会有一个小天使来到我们家。你会成为一个美丽的妈妈……不过,这个过程会很辛苦,但我会陪着你一起走过,共同迎接她的到来……”

    是的,期盼已久的孩子,终于在他们几乎绝望的时候悄无声息的来了。

    世上有什么消息,还能比这更欢欣鼓舞的呢?

    刚刚他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愣了好一会儿。

    佟蕾掩嘴,久久呆住,最后,喜极而泣,隔着水光,和丈夫深情凝睇了一眼,最后,欢天喜地的尖叫了出来。

    “天呐,天呐,太高兴了,我真的是太高兴了!怎么会有这种事,老天爷太能给人惊喜……子循子循,你掐我,你掐我,我想确定我不是在做梦……啊……我真不是在做梦……我真的要做妈妈了……”

    此时此刻,任何词汇都无法传达她心头的那份喜悦之情。有什么一下子充实了她整个心房。

    她就像一个孩子似的在那里叫着,完全忘了这里是医院,需要安静。

    辰况跟着被逗笑,纵容着以兴奋的叫声来发泄心头的狂喜。

    门口,医护人员见到这对准爸爸准妈妈失常的欢呼雀跃,跟着失笑,一个个走来表示祝贺。

    二

    怀孕的消息,不胫而走,亲朋好友们纷纷来电,贺喜。

    欧鸢和何菊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她们都把她当作国宝似的保护了起来。

    何菊华一个劲儿的说:

    “晚上夫妻得分床睡,从现在开始,再不能有同床行为!蕾蕾这一胎怀的太不容易了。”

    欧鸢那是连连应和:

    “必须好好养起来,一定不能再操劳。我之前就说了,给子循请个特护,蕾蕾也就不必那么辛苦了,可这孩子就是不乐意。这次,一定得请了,至少两个,你们俩呀都得被看护起来。”

    佟蕾可不答应,一再的表示,她的身体检查结果很好,除了有稍微一点点妊娠生理性贫血之外,一切指标都正常,不需要这么紧张。

    “晚上我一定得抱着子循睡,要不然,我睡不着!”

    这话,真是让辰况浑身轻飘飘啊……

    很满意的当着两个母亲的面亲了老婆一下。

    存在感太强了啊!

    “瞧瞧瞧,这小子,得瑟成什么样了?

    欧鸢摇头失笑。

    何菊华跟着抿嘴而笑:夫妻恩爱,这日子才有滋味啊,看着女儿女婿这么黏,压在她心头的那块大石啊,终于落下了。

    三

    这天晚上,躺在床上,佟蕾想啊,这胎倒底是怎么怀上的呀?

    怎么那么安静?

    她想呀,一定是那一次。

    ……

    那是四月的一天,天开始暖和了,佟蕾穿起了漂亮性感的裙子,长发飘飘,裙角飞扬,露着雪白的手臂,长长的美腿,有种撩人的风情。

    晨跑回来,看到小妻子换了这样一身裙装,辰况差点流鼻血。

    因为身体缘故,出院后的这几个月,辰况放下了一切职务,在家心无旁物的休养。

    为了不刺激他,佟蕾坚持两人分房睡。每天,她都会在他睡下之后才会回房歇下。

    也就是说,禁欲的日子,他已经足足过了五个月。

    现在的他,好的差不多了,连脚上的骨折也已痊愈,可她还是把他当作重伤患者,什么都要跟他讲禁忌,实在叫他有点头疼。

    “蕾蕾,你穿成这样,干什么去呢?”

    辰况慢吞吞的走到她面前问,眼睛一个劲儿在她身上吃着冰激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