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50.番外-佟辰联姻:交心,恩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

    山间,空气是清新而怡人的,四周是安谧而幽静的,偶有鸟雀引喉轻啼,坐在石椅上,辰况正痴痴的望着妻子那红红的脸孔,一抹娇羞的笑,挂在她眉梢,映在她眼底,染在她脸颊上,令她显得格外的动人。

    这活脱脱就是一副陷入爱情的模样酢。

    她爱他牙!

    这个事实,令他整个儿飘然欲醉。

    “他们好像走了……”

    风轻轻吹拂着,等到从浓情蜜意当中回过神,佟蕾转头望时,发现李彤和她的男友已经不在了。

    “嗯!他们不好意思来打搅我们……”

    这么忘情的吻一个女人,有点不太附合他平时的形象,可他真的是有点情难自禁,骨子里有股冲动,就像回到了十七八岁。

    “我该好好谢谢她!”

    她俏皮的眨眨眼,要是没有刚刚那个画面那么一刺激,她哪会这么快看透自己的心。

    “以后有机会!”

    他无比贪恋的亲了她一下又一下。

    她静静睇了他一眼,看到他眼底有什么在滚动,那意味着什么,她懂的。

    咬了咬唇,她拉了拉他,轻声说:

    “我们回房间好不好?”

    这一刻,她有一种想把自己交给他的强烈冲动。

    “现在?回房?你确定?”

    辰况可不蠢,哪听不出她话里的其他意思,那种娇软,透出的诱惑的味道,很是明显。

    “嗯,我确定!”

    一道亮光从男人深不可测的眼底,破土而出,他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在她唇上啄了一口,就大步往他们预定的小园走了过去。

    一个小巧玲珑、古色古香的小阁楼建在一片花海里,小楼面朝一个小瀑布,楼台上,摆满了盛放的秋菊,金色的阳光下,小楼美的不可方物。

    楼下的客房门半开着,辰况走进去,把门合上,然后以房卡刷开第二道房门,门开后,一阵菊的清香,浓浓袭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敢看男人热烈的目光,只轻轻说道:

    “你放开我,我去……去洗个澡……”

    他没放,往浴室走去,嘴里吐出两字:

    “一起!”

    “……”

    她不由得瞪向他。

    “不行?”

    他问。

    的确有点放不开。

    她的脸孔,在一点一点烫起来,明明想拒绝,结果竟然点下了头去。

    下一刻,浴室房门被关上,她被放了下来,看到他低下头,亲了她一下,当着她的面,开始解身上的扣子。

    一颗、两颗、三颗,灰色的衬衣被他剥下,露出了那精健的身子,皮带一松,很快,很有垂感的裤子滑了下去,黑色的三角~裤包着他硕大的映入她的视线。

    “我帮你,还是自己来?”

    他问。

    “我……我我……自己来……”

    很不争气,她居然结巴了,脸孔也迅速的烧了起来。

    他笑了一个。

    她呢,开始躲开他的睇视,慢吞吞的把身上那条连衣裙给剥了,露出玉色的肌肤,没有半点瑕疵,在灯光下显得晶莹剔透。漂亮的纹~胸托着女性的丰满,同款小~裤勾勒着女性的神秘。

    把脚上的鞋子甩了,她先一步往那个大大的温泉池走了进去。

    云弄馆最大的特色,莫过于每个小园内都有一座打造的极为精巧雅致的独立小温泉。

    水,温烫,水面,浮着一层五色的菊花花瓣,很怡人的清香,沁入心脾……

    她深吸一口气,感觉到身边有人坐下,荡起层层细浪,一抷水泼到她的脸上、脖子上——是他在作坏,闲闲的靠着,正含笑泼水,眼底尽是柔光。

    她抹了一把脸,反泼了回去。

    <

    他轻轻一躲躲开,而低笑,整个人显得那么的闲适,声音在空阔的浴房内回荡:

    “泼不到!”

    此时此刻的他,哪还是平常那个沉稳内敛的男人,根本就像一个还没长大的男孩,笑容很是特别,没了那种不可亲近的距离感。

    佟蕾眉一扬,双手齐下,左右开攻,他哪还逃得了,一抷被泼到了脸,一抷被泼湿了头发,形象一下全无,她忍不住笑了,声音轻脆之极。

    还没笑够,就被一道力量给拉了过去,等贴到他结实的肉上时,她才发现身上的纹~胸不知何时早已脱落,肌肤零距离的黏在了一起。

    他的手,抚上了她的锁骨。

    她有点小害羞,让自己往水中沉下去。

    他咬她耳垂,不轻不重的,力量刚刚好,令她浑身似被电击了一般,颤栗起来。

    “蕾蕾……”

    他轻轻叫她,牵住了她的手,往他身上抚去,让她感受到他对她的渴望。

    一直都渴望,只是一直不敢再越雷池半步,怕伤她,怕她皱眉,呼痛;怕她怕他……

    池水在他们的动作间哗哗的流淌。

    他在水中吻她,引导她,在她身上点燃一团火,她呢,配合着,努力放开自己,不再像前两次那样总是陷于被动,知道要用主动去燃烧自己的对于这个男人的***,想和他一起释放身体深处的原始热情。

    当他在水下一点一点进入,疼痛感无可避免的侵袭上来,她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起。

    他也不好受——可他还得顾着她的:

    “很不舒服吗?”

    一个个吻落下,他用说话缓解彼此的紧张。

    “嗯……你……缓一下……缓一下……”

    她的声音都带着哭音了。

    他不敢再继续,可一半在里头一半在外头的感觉,实在让人崩溃……

    他忍耐了好一会儿,用手不断的抚她的背脊,终于忍无可忍,在她呼痛中,彻底融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