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章 身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武安候老夫人的身体状况,没人比夏衿更清楚的了,她自然知道她能跑能走。要是她一两个月后再不做对苏慕闲不利的事,夏衿会让她彻底康复。为了苏慕闲,她不介意府里有这么一个长辈存在。如果必要,哪怕要她去老夫人面前立规矩,尽一个媳妇的责任,她也无所谓。能与丈夫感情愈笃,多做一点事、多尽一点心又算得了什么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但谁也挡不住武安候老夫人自寻死路。

    “我自有主张,你不用担心。”她道。

    菖蒲、薄荷见两人说完了话,也跟了上来。一行人进了熙宁院。不过夏衿没有马上进屋,而是让卢嬷嬷先进去把丫鬟婆子都叫了出来,她吩咐菖蒲和薄荷守着门口,这才掀帘进了屋子。

    一进门就差点跟武安候老夫人撞了个满怀。

    “啊啊啊……”武安候老夫人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好,冲着夏衿愤怒地嚷嚷着,手里还比比划划,显是对夏衿叫她的下人出去,只留她一个人在屋里十分不满。下人们竟然直接听从夏衿的命令,而没有丁点儿请示她的意思,这让她十分不安,也印证了她先前的猜想——下人们都背叛了她,认了新主子。

    “是我叫她们出去的。如今候府里给她们月钱的是我,要打要卖的决定权也在我,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谁还能指望得上你?”

    夏衿脸上的笑容,看在武安候老夫人眼里怎么看怎么可恶。她“啊啊啊”地叫着,一纵身就扑了上来,伸手直往夏衿脸上挠。她虽然大病初愈,但以她那疯狂的样子。力道实在不小,要是换个人没准就着了她的道。但夏衿是什么人?一伸手就把她两个手腕抓在了手里,如铁钳一般禁锢着,让她动弹不得。

    屋外的丫鬟婆子们听得屋子里自家老夫人那尖利的“啊啊”叫声,都心惊胆颤。跟在老夫人身边这么多年,大家对老主子发飚时的模样心有余悸。新进门的夫人扶风弱柳,可别着了老夫人的道!

    卢嬷嬷一家老小的前程性命都在苏慕闲手里。此时未免多想。上前对菖蒲道:“菖蒲姑娘。要不,进去看看吧。”

    菖蒲和薄荷如门神一般守在门口,不管里面闹得多厉害。她俩都特淡定。菖蒲对卢嬷嬷道:“不必担心,郡主不会有事。”

    卢嬷嬷只得又退到台阶下面,跟那些丫鬟婆子们提心吊胆地盯着门口,生怕下一刻就跑出来一个血淋淋的新夫人。

    屋子里。夏衿点了武安候老夫人的睡穴,然后将她往里间拖。拖到卧室里就直接扔到了椅子上,她则在对面坐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这才解了武安候老夫人的睡穴和哑穴。开始给她催眠。

    夏衿的催眠术可比苏慕闲的厉害多了,刚点开穴道的时候武安候老夫人还躁动不安,不时想站起来。嘴里还叫骂不停,可不一会儿的功夫。她的神情就呆滞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少岁了?”夏衿开始问话。

    “我叫肖云颖,今年三十八岁。”武安候老夫人呆呆地道。

    夏衿点了点头,直入话题:“苏慕闲是不是你亲生儿子?”

    武安候老夫人一听这名字,似有些激动,不过夏衿的玉佩在她眼前晃两晃,她便安静下来,应声道:“是。”

    “你为什么那么恨他?”

    武安候老夫人又激动起来,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乱动,只是语气很强烈:“那个小畜生,要不是他,我的栾哥儿为什么会死?要是没有他,我的栾哥儿就能继承爵位,好好地呆在京城里,好好活着,娶妻生子,没准以后还能……”说到这里,她忽然停住了话语,没有再说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