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二炮弹的使命炮灰的下场(送小剧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阿姨在吗?”她说话时的口吻也与平日里无异,有些上扬的语调,无忧无虑的轻松。

    然而这短短四个字,此刻却犹如千斤大石压在了严舆的心口。

    他一直酝酿着要告诉她的事,没想到,最后会是以这种方式来揭露。

    房间里,严母瞧见门外的叶和欢,神色微微变化,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走过去,微笑:“欢欢来了?”

    “嗯。俨”

    叶和欢也望着她弯了弯唇角,然后低头把手伸进小包里捣鼓,垂下的睫毛在眼睑处落下黑色阴影,也遮掩了她眼中的真实情绪,再抬起头,她手里多了一样东西,嘴边带着笑:“刚才走得太急,拿走了这个。”

    严母低头瞧去,是自己之前给她的家里钥匙稔。

    叶和欢看了看自己的腕表:“阿姨,我先走了,这会儿出去,刚好赶上下一班公交。”

    话毕,不去看任何人脸上的表情,她转身,快步下了楼。

    严母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儿子,拿着那串钥匙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严舆站在二楼,望着在玄关处换鞋的女孩,裤袋里的拳头攥紧,在她推开门出去时,他也追了下去。

    ……

    “和欢!”

    叶和欢听到身后的喊声,放慢脚步,直到停下来,以前他都叫她叶,还是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她抬步要走,手臂突然被人握住。

    耳边是严舆低低的声音,他的呼吸略显急促:“我开车送你回酒店。”

    拉着她刚要转身,他的手被拂开了,严舆抬头看向她。

    “不用了。”

    叶和欢望着他温润如玉的脸,这个男人,已经成了别人的,以后再也没办法做她的依靠,她抿了下唇角,背在身后的双手,手指紧紧抠着掌心,脸上挂着无所谓的笑:“哦,对了,有件事差点忘了告诉你。”

    严舆定定望着她,心里空荡荡的,说不上来的滋味。

    其实在他决定跟章凝宁在一起的这两个月,他一直都试图在找机会跟叶和欢分手。

    可是每次快要出口时都会被她打断,她在电话里的语气那么愉悦,愉悦到他不忍心去破坏。

    感情从来不论先来后到,如果真的要论起来,叶和欢也才是那个后来者。

    他从小跟章凝宁相识,从暗恋到明恋,他花了五年的时间,结果换来的是章凝宁的摇头,她说他年纪小,不过是青春期的冲动,得知章凝宁交了男朋友,他负气出国留学。

    再后来,章凝宁结婚,他颓废了一段时间后,带着报复的心理接受了叶和欢。

    他想让章凝宁看到自己没了她也能好好的,得知她新婚未过就遭遇丈夫背叛,他又控制不住压抑在心底的那份感情,在毕业招聘会上,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一家渥太华的公司,他不断告诉自己,他是为了去看她的笑话。

    可是,当他在别墅看到蓬头散发、瘦如枯骨的章凝宁,他知道,自己再也没办法放手了……

    “我已经买好了回温哥华的机票。”

    叶和欢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严舆看着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是该微笑地说‘哦,那一路顺风’还是该诧异地问她‘怎么这么突然,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不管选择哪种说辞,都显得苍白而嘲讽。

    “我姑姑刚才打电话给我,说要来温哥华看我,算是搞突然袭击了。”

    叶和欢说这话时,发现自己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她依然冲他微笑:“那……拜拜了。”

    严舆盯着她灿烂的笑容,他知道,她全都听到了,他跟母亲在房间里的争执,她的全都听到了。

    叶和欢回望着他,倒退着走了几步,然后扬了扬手,转身离开小区,再也没回头看一眼还站在原地的严舆。

    严舆的手机在裤兜里嗡嗡震动,是章凝宁的来电。

    “还在家里吗?阿舆,我打算去看一下房子,最好是豪华装修的,傍晚再联系你。”

    听着听筒里温柔又矜持的女声,严舆轻轻地应了声,望着了无人迹的林荫道,前所未有的疲倦。

    ————————————————————————————————————

    叶和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小区,等她缓过神,人已经坐在公交车上。

    转头望着窗外对她而言全然陌生的街景。

    孤身一人出现在这个城市,周围都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迷惘之余,她的心头倏地一疼。

    我自始至终爱的只有凝宁……

    严舆从来没对她说过喜欢,更别说是爱了。

    那时候他开始接受她,她总是缠着他说:“我好喜欢你,阿舆那你呢,你喜欢我了吗?”

    他摸着她的头,弄乱她的头发,有些无奈地笑道:“傻瓜……”

    不就是傻瓜吗?只有傻瓜才会整天把喜欢挂在嘴边,也只有傻瓜,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男朋友快要结婚的人。

    那个渥太华的室友,应该是见过章凝宁的吧?不然怎么会用那种眼神看她?

    严舆想找个家风正派的妻子。

    叶和欢挽起唇角笑了下,埋下头,手指抠着悬挂在包上的小饰品,原来,他也觉得她的心理不正常。

    ……

    叶和欢没有坐到酒店,她在商业比较繁华地段就下了车。

    包里的手机在响。

    她没去看,径直进了购物广场,从一楼扫荡到五楼,刷爆了信用卡,拎着大包小包,在经理讨好的笑容下离开。

    路过一家正在装修的店面,叶和欢停住了脚步,因为她看见了‘艺术品修复’几个大字。

    “不好意思,我们店还没有正式开业。”一名年轻女孩走出来。

    叶和欢往里面望了望:“你是老板?”

    “我就是个打工的,店是我们老板一个月前盘下的,老板娘负责修复工作,他们前几天刚从渥太华回来。”

    女孩见叶和欢拎着名牌购物袋,开始揽生意:“你家有破损艺术品的话,可以拿来修一下。”

    叶和欢朝她笑笑:“那我下次一定光临。”

    “你等一下,我去拿张老板娘的名片。”女孩对自己招揽了一门生意很兴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