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茅舍就叫做茅舍,不管是聂齐光还是萧见深,显然都没有为这几间草屋取名字的闲情逸致。

    萧见深与傅听欢先入正堂,在聂齐光的画像之前上了三柱清香。

    袅袅的烟雾似为画中穿着灰色短褂,平平无奇的老者添了几分仙意。

    而后萧见深带着傅听欢一起参观了这个小小的被篱笆围成的院子。

    远处的山峦在云雾中若隐若现,近处的屋舍则在树荫里参差仿佛。

    傅听欢这才发现他刚才出来时所见到的篱笆小院并非全部,而只是其中之一。

    这里有许多大体这种模样的篱笆,每一个的就中布置当然不尽相同,有些就和萧见深师父聂齐光一样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家院落模样,而有些则特别的有武林高人的风采——就是在乱石与激流之下的一个百年不朽的蒲团!

    若是这蒲团放在外头,傅听欢少不得要啧啧称奇一番,但放在这里……尤其是萧见深明显说了这就是别人屁股下坐着的东西的时候,傅听欢的思路也不免跟着歪掉了:“这位前辈高人……餐风饮露就够了?住的时候连个瓦片遮着头顶都不要?”下雨刮风了可怎么办?

    萧见深闻言深沉地看了傅听欢一眼。

    傅听欢正自想着对方莫非要说着前辈高人在另外一个地方有屋子,这只是对方的面壁之所……就听:

    “这位祖师在这里呆着的时间短。”

    “哦?”

    “大约一生之中,也就回来个两三次,每一次一个时辰不到。”萧见深说。他顺便补充,“其实现在也就是我第三五次回来……小时候我在此地呆的时间不算短,回来的次数倒还真不多。”

    “……”傅听欢竟无言以对。

    他们最后又去了此地的宝库。

    这倒算是那些个真正的宝库了,一间屋子最多放上个三五样,样样都被已最妥帖的方式收藏在主人最能够看见的地方。

    比如说床头的架子中,又比如说书桌的桌案上。

    傅听欢见着了一串十八子佛珠手串,一面八卦蟠龙镜,一块花纹繁复的罗盘,还有一个晶莹剔透的璧玉匣子。

    这璧玉匣子不过一个手掌大小,通体温凉,寒气引而不发,只怕正是外头那存放药材的玄玉冰最为精髓的一个部位!

    也不知里头究竟藏了什么样的天才地宝?

    傅听欢不由心生向往。

    萧见深在一旁道:“……你最好不要抱有太大期望。”

    傅听欢:“……你知道我抱有什么期望了吗?”

    萧见深道:“值钱的都在外头了,有点意思和有意义的才放在这里。”

    傅听欢:“……”还真知道我抱了什么样的期望。他只好道,“也不知里头放了什么东西……可惜不能打开来看看。”

    萧见深说:“为什么不能打开?”他突而扬扬眉,“人都死了,还在乎这种身外之物吗?”

    傅听欢觉得言之有理,果断将手中的盒子直接打开一看,又以更快的速度将盒子猛地合上!

    在此过程之中,萧见深一直在旁边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直到傅听欢冲着萧见深冷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打开过这个盒子的?”

    萧见深:“……”

    他只好道:“小的时候,看着挺好玩的就打开了……然后里头的东西就因风而变成了一堆灰烬。其实里头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是一串糖葫芦,还是被咬了一口的糖葫芦。”

    傅听欢:“……”他一脸你是认真的吗?

    萧见深并不解释,而是左右看了看,突然走出屋子,从外头的的柴火堆中拔出了一把刀来丢给傅听欢。

    傅听欢刚才还真没有注意过这把就插在一块木头上的东西,此刻接到了手中一看,他突然觉得刀锋冷锐,寒光逼人,再定睛一看,竟是那早已失传于江湖的名刀天缺刀!

    傅听欢:“你们……”

    萧见深叹了一口气,缓缓解释道:“东西太多,记不过来,用不过来,没啥意义啊……”

    这一日的辰光已过。

    当萧见深与傅听欢真正在屋中休息的时候,萧见深脱下了自己手上的那只手套。

    曾经在坠崖时候伤入骨髓的手在现在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经络、肌肉、皮肤,全都一一生长回去,只是新的皮肤与老的皮肤在颜色上有些差异,但这已经无关紧要。

    傅听欢与萧见深并排躺在床上。

    月光悠悠地照亮他们身侧的一个小小窗户。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