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三月初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出生在一九八五年农历三月初三凌晨十二点整。

    我妈怀我的时候,老一辈人都给看说:“一看秀艳的肚子里就是怀个男娃娃儿。”

    每次奶奶听完后都乐的合不拢嘴,直到快出生的头几天,村儿里的大夫听胎心还说:“放心吧,肯定是个大胖小子。”

    虽然这件事让爷爷奶奶爸爸整个家都开心的不行,可是妈妈心里并没有那么高兴,她内心是喜欢女孩的,但碍于家里的氛围,她又不能表现出很失落的样子。

    据说我妈是在三月初二上午就开始肚子疼,可是迟迟生不下来,奶奶着急的不行,还一个劲儿的催我妈:“秀艳再用点力,使把劲啊!男孩可不能赶在三月初三出生啊!今天一定得把孩子给我生下来!”

    有的地区三月初三和清明是一样的,而民间也有一种说法,三月初三是王母娘娘的成道日,家里有仙家的需要摆大供。多少算个特殊的日子,但是男孩最好还是占二五八的数字比较好。

    当时我妈已经疼的昏过去又再醒过来,浑身汗流浃背,嘴唇喊的都已经干裂了,说话的声音极其微弱又沙哑:“妈,不行了,我生不出来,我不生了,不生了……”

    “秀艳那,可不能说这丧气话啊!妈还指你抱孙子呢!你再使使劲!”

    产房里惨烈的喊声传到外面,我爸听的那叫一个心惊胆战,双手止不住的抖。

    姑姑和大爷大娘也都赶来,大爷大娘就是我爸爸的哥哥和嫂子,奶奶有三个孩子,我爸排行老二。

    姑姑看着我爸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样子轻蔑着说:“大哥大嫂,你们看看二哥这没出息的样儿,哪个女人生孩子不这样,瞧给他紧张的。”

    大娘紧接着说:“这不是都说艳儿的肚子里是个带把儿的么,能不紧张么?呵……”

    大爷家有两个孩子,男孩八岁叫沈桓远,女孩六岁叫沈青蓝,在农村只有生了儿子腰杆子才直。

    爸爸听完也不搭理他们,还是自顾自的在门外来回渡步,心里想着这都一天了,怎么还没生出来?

    我到底是让全家人失望了,直到三月初三凌晨十二点刚过我才出生,并且我是个女孩……

    并且……我是盘着腿出来的……盘着腿的意思就是膝盖先出来,现代医学可以解释为胎位不正,我妈因此还缝了五针。

    稳婆给我抱出来后和奶奶说句:“是个女娃儿。”奶奶的脸瞬间就拉的老长。也没有要把我抱过去的意思。

    稳婆见我没哭着急的拍了我屁股一下,我竟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老嫂子,这孩子…”稳婆惊恐的看着奶奶……

    奶奶“哼”了一声,甩袖子出去了,那门摔的那叫一个响……

    奶奶出去的时候恰巧碰见赶来的姥姥和大舅,姥姥兴奋的问着:“大妹子,艳丫头生了没?”

    爸爸也抓着奶奶的胳膊接着问:“对啊,妈,没听见有孩子哭声您怎么出来了?秀艳生了没啊?”

    由于已经是凌晨了大爷大娘姑姑都回自己家睡觉去了,门外只有我爸一个人傻站着。

    奶奶瘪着嘴,满脸不高兴的看着我爸和连夜赶来的姥姥和大舅说句:“生了,是个丫头片子,还是笑着出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