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突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可能是被震惊太多次了,作为宅男的迪亚戈·阿斯纳尔并没有对眼前的血腥场面有太多的反应。他从血淋淋的帐篷上扯下一块勉强还算干净的篷布,擦拭着斧柄上的血迹——斧柄已经被鲜血染透了,滑腻腻的,如果不擦拭一下,他甚至都无法握紧。

    他一边走一边笨拙的挥舞着战斧,努力适应着这把武器。斧子有些沉,但力气大增的迪亚戈勉强也能挥动,更重要的是,他感觉自己好像懂得如何使用这把武器,那仿佛是来自这具身体的本能,这种感觉很怪异,因为穿越前作为一个宅男,他不要说用斧子战斗,就连用斧子砍柴都不曾有过。

    但随着身体的熟悉,迪亚戈感觉自己能越来越自如地控制这把武器。没过一会,他就能把这斧子的挥的呼呼生风,仿佛这技巧只是被短暂的遗忘,现在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在到达兽人营地之前,他甚至都能双手交错挽几个斧花了。这进步就连德鲁伊巨熊都有些惊讶,他不止一次回头打量这个让他刮目相看的人类狱友。

    一人一熊在距离营地大概五十米远的地方停下,因为再往前就很容易被人群发现了,虽然兽人们没有⊥,刻意的在这个方向安排岗哨。

    “跟在我后面,看我的!”巨熊回过头,瓮声瓮气的对迪亚戈说。然后,他冲了出去。没有计划,没有战术,也没有安排退路,就那么一颠一颠的冲了上去,相当任性。

    “唯有鲜血,才能洗刷耻辱!”暗夜精灵大声喊道,他变成的巨熊咆哮着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扑去,虽然那里燃烧着熊熊的篝火,但这只巨熊与真正的野兽们不同,它并不畏惧火焰。

    挡在巨熊冲锋线路上的兽人们被撞的筋断骨折,四散抛飞,就在兽人们搞清楚发生什么情况之前,巨熊已经出现在了场地的中央,它人立而起,然后挥爪横扫,堆叠在一起熊熊燃烧的木柴仿佛火流星一样向四周飞射,顷刻之间,就引起了更大的混乱。

    营地中狼奔豕突,四散的柴火引燃了许多帐篷,到处都是受伤兽人凄厉的惨叫,这惨叫和那头凶兽的咆哮混合在一起,使得惊慌失措的兽人们更加惊恐,他们不清楚这是一次偶然的袭击还是一次有预谋的进攻,许多人恐惧的看着营地四周的黑暗,唯恐那里会再跳出几只这么凶猛的野兽来。

    营地的边缘,迪亚戈从一个帐篷后的阴影里跳出来,把一个跑过这里的兽人砍翻在地。这已经不是第一个倒在他斧下的兽人了。趁着德鲁伊在营地中肆虐横行的时候,他在营地四周的阴影中游走着,趁火打劫,浑水摸鱼,干的风生水起。

    他轮了个斧花,把战斧上沾着的脑浆和鲜血甩飞,然后隐起身形,向另一座帐篷后摸去。就在这时,帐篷门边的木架上,一个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把兽人风格的弯弓,大约一米半长,看上去有些粗糙,弓臂有些地方还有一些细小的瘤结,但就是这把粗制的破弓完全拦住了他的脚步。那弓像磁铁一般吸引着他,使他无法再挪动一步,那是来自灵魂的吸引,仿佛只有拿到了那弓,生命才会完整,只有拿到了那弓,心中的**才会消解。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如此渴望得到某件事物,即使是当年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也比不上。

    他弯下腰,在帐篷的阴影里向那边摸去。渐渐的,他靠近了那物体,他的心砰砰的跳个不停,仿佛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一般。最后,他猛的一把将那弓攫取到了手中,动作甚至比第一次扯开女友内衣的时候还要急不可耐。

    手指接触弓臂的一刹那,迪亚戈的身体难以抑制的颤栗了一下,他不由自主闭上双眼,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那是一直躁动不安的心灵得到慰藉的满足,犹如**的旅人得到美酒,久旱的土地得遇甘霖。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好像是一刹那间,德鲁伊巨熊的咆哮和兽人们的呼喊把他从沉醉中惊醒。他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看了看周围的地形,然后从木架旁边的随手抓起几个箭袋,向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包跑去。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擅长的事情。

    小土包离这边大概也就是三十多步的距离,他很快就来到了坡顶,然后向四周打量着了一下。这里地势并不怎么高,大概一人半高,但几乎能看到整个营地。

    他抻了抻弓弦,试了一下。和人类的弓比起来,这把兽人弓要硬的多,这种弓射程虽然远,但在精准度上却差了一些,因为硬弓更不容易控制,无法保持稳定。不过迪亚戈感觉以自己的力量,还是没问题的。

    他单膝跪在地上,把箭袋丢在一旁。这四个箭袋都装的满满的,每个里面都至少有二十多枝箭。他把里面的箭都抽出来,箭羽朝上插在面前松软的土中。

    “好吧,开始吧,现在是表演时刻!”他对自己说,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地下拈起一枝箭,搭在弓弦上。

    ……

    玛斯雷·熊皮在兽人中大展神威,一个又一个龙吼兽人犹如麦子一般被他随意收割,但渐渐的,他感觉到吃力起来,兽人在度过最初的慌乱之后,已经被组织起来。看到没有后续攻击者,他们放心的排成密集的阵型,使用长柄武器——长矛或者猎叉阻挡巨熊的进攻,这也是人们对抗猛兽最常用的手法。

    在这个刺猬阵面前,玛斯雷也有些无处下口,相反,有几次扑击时,他被其他兽人从旁边抽冷子砍了几刀。如果不是身上的毯子一样浓密的兽毛、坚硬的兽皮和下面厚厚的脂肪三重防护,他已经受了重伤。但饶是如此,他也挂了彩,远不如刚开始时那么纵横自如了。

    “那个人类不是趁乱逃跑了吧?”他有些恼怒的猜测,他并不愿意这么想,但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看到那个人类出现,尤其是现在这个需要帮手的时刻,这让他有些沮丧。

    就在他因为胡思乱想而分身的时候,一个狡猾的兽人从后面袭击了他,虽然他灵敏的躲过了致命要害,但那把长矛还是刺中了他的左腿。

    “树皮护体!”巨熊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随着他的咆哮,一个德鲁伊法术被施放出来,在这法术作用下,它的皮肤变得硬化粗糙,布满皴皱,如同铁木树皮般坚硬,它扭转身体,愤怒的挥爪拍向那个兽人,但腿上的伤口影响了它的敏捷,这一次,它没有击中那个卑劣的偷袭者——这还是开战以来,它第一次失手。

    兽人们大喜过望,他们显然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许多人挥舞着武器蜂拥而上,试图靠人数优势把敌人打翻,许多武器砍在德鲁伊施加了树皮术的皮肤上,发出嘭嘭的声响。这时就连玛斯雷·熊皮也感到了一丝后悔,他感觉自己之前好像真的有些鲁莽了。他跳跃着躲避攻击,同时四下寻找着突围的时机,但到处都是人,反应过来的龙吼兽人已经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女神与我同在!”德鲁伊呼喊着向着面前的枪林发起了绝望的冲锋,他已心存死志,决心以死亡捍卫荣耀。

    但就在这时,一支利箭呼啸着从他头顶飞过,射中了他面前的兽人。

    “准头真差,他们终于想起使用弓箭了吗?”玛斯雷心里冷漠的耻笑道,他不关心自己死在什么武器之下,他只关心在自己死之前干掉了多少只绿皮怪。

    又一支箭从他头顶飞了过去,再次“误伤”了一个兽人,然后是第三支,也射歪了。德鲁伊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在他的认知里,兽人的射术虽然不靠谱,但也不至于差到这个地步。

    更多的利箭飞了过来,如同剧毒的黄蜂尾刺,它们一支接一支的飞过来,蛰在兽人身上,把他们钉翻在地。

    巨熊面前的包围几乎是眨眼之间就被破开了一个大口子,巨熊毫不犹豫的一头冲了过去。持矛的兽人们手忙脚乱的转身追击,但是密集的长枪阵这时反倒成了累赘,很少有兽人能想到把长矛竖起来再转身。这需要严格的训练和严明的纪律,而这正是这些龙喉兽人劫掠者所欠缺的。这些东西和智慧一起,在他们喝下恶魔之血以后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