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入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阵法解除后,林、杨二人互望一眼,眼中都有些许喜色,此阵法攻击非凡,布阵材料绝非寻常,果然他们在阵眼处找到两块闪着红芒的血灵石,又在山洞四周搜索一番,找到一些零零散散的材料,还有一些在取出时已经破损,总之最后收入还算可观。

    进入山洞时,文丞四处寻找杂役大汉,却苦苦不见踪迹,却发现地上有滩血水,他对这阵法并不了解,愣怔当地,双眼发直,内心惊恐不安。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猜测出这血水是那杂役大汉无疑,只是不知道韩坤用什么歹毒之法将他变成血水,尸骨无存,真是惨啊。

    大汉被关在阵法内,由于实力太低,没有等阵法启动,就已经抵挡不住里面的煞气被化成一滩血水,成为血傀,就在韩坤收掉阵法后,血傀没有阵法支撑,便化成了一滩血水。

    天边最后一缕夕阳终于落下了,夜幕低垂,月上眉梢,银白色月光给山林披上一层银霜。山洞外只有零星的几声鸟叫,使寂静的夜晚显得更为寥落。

    夜渐渐的低垂,文丞几人正在山洞内休息,都已经坐定凝气修行,却被山$1,洞外的兽吼声惊起,兽声如尖锐牛鸣一般,正是虎哙叫声。

    杨广虎听见叫声后,连忙收功闭气站了起来,道“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得今晚就行动,拖久了这叫声不知道会引来多少人。”

    本来他们打算等虎哙突破时再进行计划,可没有想到夜晚虎哙叫声会这么响亮。最重要的是在血仙噬魂阵内得到两块血灵石,他更有十足把握击杀虎哙,他们等不及了。

    林立升听到叫声后也立刻站来起来,他对斩杀虎哙也有足够的信心,便赞同说道“杨兄说的是,我们立刻行动,按照原计划行动。”

    文丞和韩坤便没有起身,听到要行动只是紧张的坐在地上,他们才凝气期,这一次行动无非是在鬼门关探险。

    “在这之前,我再把计划重说一遍。韩坤你进入虎哙巢穴,将它引到我们面前,而后你行动自由。文师弟你在我们事先安排好的地方耐心等待,虎哙从你身边经过时切勿慌张,放心它不会发现你的,等到半柱香后再出来,切记勿要急躁提前出来,之后事情就交给我和杨兄。”为了不出差错将计划又重述了一遍,可以看出林立升对这次行动是多么看重,换句话说这次成功与否是改变他命运重要转机。

    随后看着面色紧张的文丞和韩坤道“记住了吗?”

    韩坤头皮发麻,他的任务是这次行动最为危险,简直就与送死无恙。但是不去比去还要残,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助恐慌过,牙齿打颤“记…住…了。”

    文丞虽说紧张,由于知道自己是这次行动中最为安全,所以显得便不慌张,说道“谨从林师兄安排。”

    林立升望着文丞点了点头,韩坤满是嫉妒的望着文丞,第一次觉得自己廉黎城三大家族韩家子弟的身份不如人,真想和他换个身份。

    文丞余光注意到韩坤眼神,并不在意,只是心里偷偷笑了笑,这种感觉让他很是开心。

    四人走出山洞,向着虎哙巢穴走去。

    皓月当空,星星稀少,外面就如白昼一般。

    不一会,几人来到一树林内,这里是今天下午布置隐匿气息阵法的地方,离虎哙巢穴只有一里路,在这可以清楚的观察虎哙巢穴所在的山包。

    周围一片平静,连一点鸟叫声都没有,只有一些昆虫在嘶鸣着,虎哙巢穴内还不时发出几声低吼,在这听的异常清楚,害怕惊到虎哙,几人都轻手轻脚。

    而这时,林立升打破此时平静,开口道“这虎哙怎么回事,今晚为何叫的如此频繁。”

    一旁的杨广虎,小声开口道“或许与修为即将突破有关。”

    “有可能,不管那么多,我们照计划进行。”

    林、杨二人走了出去,韩坤并未起身,而是害怕的双脚打颤,已经瘫坐在地上。

    杨广虎见韩坤这幅狼狈样戏谑道“看来你是养尊处优惯了,再不起来,一辈子都不用起来了。”

    双手努力的艰难的支持着地面,最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