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界卦云踪凌云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文丞披头散发,遍体鳞伤,满身疲惫,浑身破烂不开。衣服上还有许多血迹,显得狼狈不堪。

    步履蹒跚的走在沼泽内,四周全部都是迷雾只能看清脚下。脚下是绿油油的黏稠泥土,泥土中还夹杂着些黑色的还未腐烂完全的草木。周围空气弥漫着刺鼻恶臭,文丞实在忍受不住晕了过去。

    文丞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沉浮着,突然一位浑身闪着白色光芒的童颜鹤发白衣男子出现在他面前。

    “文丞道友,吾乃凌云宗宗主界卦云踪凌云子……”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我们见过吗?”文丞对眼前之人自问从未谋面,他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便满心疑惑的问道。

    白衣男子却不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说“吾元婴后期修为,擅长推衍卜卦之术。与五十年前冥冥中感大劫降至,无奈老夫修为不足算不出何劫更算不出一条生路。好在由好友六笔丹青褚墨子联手推衍之下算出一条生路,故在此留一缕神识等待命中救星文道友你的到来。可惜终究算不出是何大劫。只要文道友能助我脱离此劫,必当深报此恩。”

    白衣男子说完,轻挥衣袖,竟凭空幻化出两件闪着白色光芒的物体。一物是一通体雪白的令牌,另一物是一诏谕令。

    ※,    “这乃本人身份令牌,还请善用。这谕令请交给本门禁地内的血魄子,他可以在关键之时助你一臂之力。”

    白衣男子话音刚落,两件物体一一飘落在文丞面前。

    “这缕神识便赠与阁下,以助阁下修行之用。”说完这白衣老者向文丞面门飘去,居然钻入文丞脑内。

    文丞直感脑袋嗡鸣一声,猛然惊醒。轻揉脑袋,茫然看向四周。“原来只是个梦。”

    四周还是一片迷雾,外面的树叶沙沙声清晰可闻,这一迹象表明着外面起风了。周围恶臭气味竟慢慢变淡,最后居然衍生出一股股奇异香味。

    当看见前方两件散发着柔弱白芒的东西时,文丞身子一震,眼神呆滞,喃喃自语“原来不是梦。”

    似梦还似非梦,内心心湖荡起一丝费解。就在努力回想之时,脑中一片奇异文字闪烁。

    “这是功法,而且还是地阶下级的,我的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文丞惊疑之中,连忙盘腿入定参悟。

    时间不断流失,不知过去了多久,突然文丞脑海中出现异象。

    在一宽阔大殿内,大殿建筑材料竟全是不知名的黑色石块。文丞满身血迹,右臂竟已断裂,虚弱至极的半跪在大殿内。他面前有一浑身黑气缭绕看不见体型面貌的人,只见此人举起漆黑魔爪向文丞面门拍去,就在这时文丞猛地惊醒。

    习惯性的四周环顾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同,可惜并无不同,只有雾气外的风声簌簌。是梦,然而这次的梦和上次一样有种不着边际的真实感,只是梦醒后的恐惧感特别强烈。

    文丞惊魂未定,惘然无措的自言自语“这…这是…怎么回事?”文丞不愿继续打坐,他觉得自己很渴很饿,便起身想找点什么充饥。

    就在他刚刚站起身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了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他以为是幻觉,不一会雾气外又传来了他名字的呼喊声,这次他听清了,这是童大厨的声音。

    文丞内心很是感动,没有想到还有人记得自己,满心欢喜的回答“我在这里。”边跑边喊循声而去。

    就在同一时刻,凌云宗万里之遥的烟雨画桥之上,一位美如冠玉的青年,剑指凝光,以天地元气为墨,以苍穹为画板,举手投足之间,天空竟凝聚一人脸,定睛一看正是文丞。

    青年负手而立,举头望天,自言自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