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6、奇策打击刁家,喜得奇异植物(求首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胆王百川,居然敢欺下瞒上,编造谎言欺骗本官!”

    王知县吓得扑通一声跪下了。

    “下官不曾欺瞒大人啊,大人何出此言?”

    崔知府冷笑一声:“关于爆炸案发生的原因,只要经过试验就会知道你说的是真还是假,谅你在这一点上也没有胆子弄虚作假。可破了案子的人真的是你吗?”

    王知县听到这里,脸上的冷汗流了下来,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崔知府也不着急,淡定的喝着茶,等王知县自己说出来

    “……那个,下官有事要禀报大人。”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崔知府有动静,王知县只得战战兢兢的说了实话,“发现这次爆炸案原因的并不是下官,而是……是……”

    “到底是何人?”

    “啊,是,回大人的话,发现爆炸案原因的,是一个要饭的小花子。”王知县的语气里带着几分鄙夷,“是下官手下的捕头在街头吃酒,无意间听到这小乞丐跟旁人分析爆炸案的原因,酒醒之后去做了实验,发现果真如此,这才上报给下官。”

    “那这个小乞丐现在何处?”崔知府心中对那个小乞丐产生了兴趣。

    “下官这就派人去找。”王知县一听,没打算治自己的罪名,这才爬起来,撒脚如飞跑去让人满城寻找小乞丐。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这小乞丐被找到,带到了崔知府的面前。

    崔知府一看,这个小乞丐顶多也就是八、九岁,瘦的皮包骨头,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比抹布强不了多少。但是这小乞丐浑身上下收拾的还算整洁,身上也没有难闻的怪味道,头发也好好的梳着。

    再一看,小乞丐的手中拿着一根竹竿,在地上点来点去的往前走,竟然是个盲人。

    崔知府先让人把小乞丐带下去洗了澡、换了衣服,又让他吃了一顿饭,这才在一间屋子里跟小乞丐对话。

    他有意的避开王知县的耳目,周围都派人把守着,王知县的人来了几次想用各种借口混进去,都没有成功。

    一个时辰之后,崔知府才从屋子里出来,满脸的喜色,宣布他收小乞丐为义子螟蛉,要把他带回莱州去。

    之后,崔知府派了自己的心腹属下照顾小乞丐,跟王知县打过招呼,把爆炸案的原因写了折子,第二天就启程回了莱州府。

    走出县城,崔知府撩开马车的帘子回头望着县城方向微微冷笑:现在有灵王在刁家居住,不好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时候对刁家动手,等回头把证据全都收集齐了,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们了!

    崔知府前脚刚走,王知县后脚就去了刁家,把这几天的事情跟刁德一一说,饶是刁德一老奸巨猾,也没觉得崔知府对自己家有什么不利的地方——这些天他送去的礼物,崔知府可是全都收下了。

    崔知府走了,刁家立刻又抖了起来,无恶不作,而且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刁德一派出的人调查回来后告诉他说陆金瑶还活着,他就猜到这爆炸案可能是陆金瑶弄出来的。

    整理后院的时候,又发现了一条很深很深,非人力可以挖出来的地道,一直通向清风山脚下,刁德一就更肯定了这个猜测,心里更加想把陆金瑶弄到手里。

    又听说陆家在村口摆了个茶摊,出售一些没见过的茶叶,都是陆家自己种的,刁德一立刻决定改变策略,厚着脸皮上门表示要收购茶叶。

    这一回,陆炳文可是一点儿也不客气,直接当着刁德一的面把大门关上,门板差点儿撞到刁德一的鼻子上,刁德一只得灰溜溜的离开了陆家。

    陆金瑶得知这件事情之后,觉得刁家居然还有脸登门也实在是蛮拼的,必须要再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永远不敢打自己的主意才行。

    最近村子里的村民民愁云惨淡,都是刁家那压得极低的粮食收购价闹得。陆金瑶便想从这方面下手。

    刁家有灵王坐镇守护,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发现,但是那些小老鼠、小狐狸、小蛇之类的动物却不会被注意到。

    陆金瑶就派糯米带着一群小动物,浩浩荡荡的去了刁家。

    也搭着刁家该倒霉,当初龙一挖的那个大洞还没被堵起来,动物军团就从这个地道钻进了刁家,迅速的四散潜伏起来。

    糯米是动物军团的首领,它的鼻子最是灵敏不过,很快找到了刁家堆放收购来的粮食的大地窖。

    农耕时代,粮食极为重要。刁德一害怕这些低价收购来的粮食放在店里会被人偷了去,干脆全都堆在自己家里才放心。

    他是怕遭贼,哪知道还是没躲过去。也是他自己多行不义,对陆金瑶心怀不轨,这才招来了陆金瑶的反攻。

    所有的粮食都装在麻袋里,一袋一袋的存放着,动物大军进入地窖,把里面的粮食全都运送出去,通过地道送到清风山脚下,交给等在那里的陆金瑶。

    陆金瑶毫不客气,把所有的粮食都收进空间。

    她有幻玉空间在身,家里再也不会缺吃少穿,这些粮食她不会独吞,而是自有另外一番的打算。

    糯米从一只站不起来的小奶狗变成了现在威风凛凛的动物将军,仰着脑袋在刁家的地窖里走来走去,监督其他的小动物们工作。

    虽然都是小小的动物,但是生活在空间中,吃灵草灵果灵菜,喝灵泉净水,呼吸灵气,距离修炼有成的精怪只有一步之遥,就算是一只小兔子,都能扛着两袋粮食在身上健步如飞。

    糯米转了两圈,鼻子抽动了几下,汪汪叫了几声,带领一部分小动物离开地窖,来到了一个库房,门上面写着“天字二号”四个字。

    库房戒备森严,大门上着锁,连窗户都没有,但是墙角却有一个耗子洞。

    糯米钻不进去,就让那些体型小的动物进去看,得知里面全都是罕见的好东西,比如什么几百年的人参、灵芝之类的。

    糯米的尾巴摇了几下,让库房里的动物咬破存放人参、灵芝等物的盒子,直接从耗子洞把那些东西拖出来,从地道送回去。

    书中代言,这些东西可是刁家几代的珍藏,是刁德一延年益寿的保障,这一回全便宜了陆金瑶。

    动物军团忙碌了一晚上,终于把所有的粮食全都搬走了。

    陆金瑶也没想到在得到粮食之外还能得到许多灵芝、人参,自然也是笑纳了。

    她做这件事,不会留下证据,刁家只能忍气吞声,吃一个闷亏,肯定都要气得肚子疼,也就没工夫去打她的主意。

    最后的收尾工作当然要做好,那就是把地道给堵上。

    一件大事搞定,陆金瑶心满意足的钻进空间去清点战利品,美美的睡了一觉。

    本以为刁家失窃的事情很快就会被发现,哪知道,一直到五天之后,这件事情才被发现。

    平素刁德一不会去地窖这种地方,只是新收购了一批粮食,他打算亲自去盘点一下。

    谁曾料想,一打开地窖的门,火把点起来往里面一照,发现里面空空荡荡、干干净净的,连一粒粮食都没有。

    刁德一以为自己眼花了,抬手打了自己身边大管家一巴掌:“疼不疼?”

    他的手劲不小,大管家的半边脸都肿了,心里恨刁德一恨得要死,还要弓着腰道:“回老爷,疼。”

    “那就不是做梦……俺的粮食啊啊啊啊——”

    刁德一的声音猛地拔高了十几倍,拐着弯儿的冲上了高空,整个镇子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俺的粮食啊啊啊——哪个杀千刀的贼偷了俺的粮食啊——连一粒都不给俺剩下啊——”

    “俺的粮食啊啊啊——那可是花了大价钱收来的粮食啊——”

    “没有这些粮食俺怎么赚钱,赚不着钱俺怎么养家糊口啊啊啊——”

    “俺的粮食啊——”

    他哭得那叫一个凄惨,镇子上的居民平日里没少受刁家的气,也没少被欺负,全都捂着嘴偷着乐。

    刁德一正哭着,有个小厮慌慌张张冲过来禀报:“老,老爷,不好了,那个,那个,天字二号库房被盗了。”

    “你、说、什、么……”刁德一直愣愣的瞪着眼,等他亲眼看到天字二号库房里只剩下装人参、灵芝的盒子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不好了,老爷晕倒了,快请大夫啊!”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刁家失窃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县城。

    陆金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纯阳观里跟上官风商量事情,听说刁德一晕过去了,心里一股恶气这才有了出口,脸上都带上了笑容。

    上官风看了她一眼:“金瑶,你是个女孩子家,要注意斯文,不要幸灾乐祸的这么明显,给人看见了多不好。”

    “……师叔,您能先把笑容收敛一下吗?”

    “这件事,不会也是你做的吧?”上官风眼神诡秘,“不过刁家有灵王坐镇,没有人能够成功潜入进去。不过金瑶,你哪来的那么多粮食呢?”

    闹了半天,今个儿陆金瑶上山来找上官风,就是为了向他提出一个开仓放粮的计划。

    开仓放粮,首先得有粮食。纯阳观虽然是大道观,但是粮食也是有限的。

    而现在又不闹饥荒,闲着没事开仓放粮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陆金瑶假装没听见,只是道:“师叔,现在刁家失窃,咱们本地唯一的粮店和油坊就是刁家开的,他们没有粮食,拿什么卖?拿什么榨油?”

    “刁家可以继续收购粮食……”上官风摇摇头。

    “今年收成好,刁家故意以极低的价格收走了大批的粮食,农民的手里只剩下自己吃的口粮,谁会卖给他?”

    上官风道:“他可以去外地收购,或者提高收购价格,总是能收到粮食的。”

    陆金瑶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这刁家以极低的价格收走了农民手里的粮食,农民为了多赚几个铜子儿,不得不把本来是口粮的粮食卖掉,结果自己没得吃。到最后,想要吃到面粉、棒子面什么的,不还得去刁家买?所有的好事都被刁家占了,所有的钱都被刁家赚了,他们还贪心不足,早晚要逼死人的。”

    上官风并不糊涂,只是他原本是个侠客,行侠仗义捕盗捉贼收妖捉鬼什么的擅长,对经济上的事情却是不怎么精通,听陆金瑶这样一说才恍然大悟。

    “这些粮食本来就是属于农民的,纯阳观开仓放粮也是一桩善举。”陆金瑶说这话,就是变相承认刁家收购的粮食都在自己手里,“刁家现在想要收购粮食,必然要提高价格,等他们收购的差不多了,纯阳观开仓放粮,这样一来农民手上又有钱又有粮,又能狠狠的打击刁家让他们粮财两空,何乐而不为呢?”

    “此举甚好,就这么办了。”上官风也早就想要整治刁家,只是他现在年纪大了,身份地位又高,不好直接对刁家下手。如果是年轻的时候,早就仗剑冲进刁家,逼着刁德一把家财分给穷苦百姓了。

    陆金瑶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借着纯阳观的手把粮食分给农民,只能算是恶性竞争,虽然刁家也从来不用什么良性手段也就是了。这样一来,那住在刁家的灵王也不会来找麻烦。

    她可不觉得,刁德一能有那么大的面子能够指挥得动灵王。说不定灵王过两天就走了呢。

    把粮食留在纯阳观,陆金瑶就下山回家。

    这一次下山,心事全去,无比的轻松。

    想想空间里糯米它们带回来的人参、灵芝等等珍贵药材,陆金瑶就跃跃欲试,想要把它们全做成药酒。

    药酒需要泡很长时间,幸好空间里时间流速跟外界不同,正好动手。

    跟陆金瑶预料的一样,刁家果然提高了粮食的收购价格,农民们再次把自己的口粮卖给了刁家,得了一笔小钱,心中却还是忧虑家人吃什么。

    刁家收购了一部分粮食之后,把店里售卖的面粉、棒子面、小米还有油价全都提了上去,比之前翻了三倍,估计就连京城的粮价、油价都没有这么高。

    就在刁德一为自己的计策洋洋得意的时候,纯阳观居然寻了个由头开仓放粮,用非常低廉的价格,也就是几个铜板的价格把粮食卖了出去,不过每家都限购,不然,全都被一个人买走,那就没有意义了。

    刁德一的计谋被破坏,加上上次失窃的打击,气得他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起不来。

    偏偏这个时候,那位灵王带着刁德一那有灵根的大孙子刁大刁离开了山东,找个清静的地方修炼去了。刁家没有了大靠山,不能再继续狐假虎威,一蹶不振。

    得知刁家暂时没有什么威胁之后,陆金瑶的全部精力就放在了制药和开成衣铺子上。

    她又研制了几种效果极好的新药,加上泡的药酒,送去仁和堂出售,又赚了不少银子。

    成衣铺子的事情,绸缎是托云泽宇帮忙进的货,又请他顺便在苏杭招一些手艺高超、为人可靠的绣娘,请了一个靠谱、有经验又信得过的掌柜打理铺子,还找了几个机灵、讨喜,为人良善的伙计,挑了黄道吉日,这就算是正式开张。

    衣服的款式都是陆金瑶画好之后,用空间里养的小鸟送过去,绣娘们再进行制作。

    陆金瑶给的价钱高,福利待遇好,每个月还能有几天假期,绣娘们都高兴遇到了好东家。

    铺子的经营方式,陆金瑶同样通过信函远程指挥掌柜的。

    掌柜的姓张,已经接近四十岁,很有经验,但也被陆金瑶想出的那些销售、促销方案折服,发誓一定不辜负陆金瑶的信任,要把铺子经营好。

    陆金瑶规定,铺子每三个月必须报一次账,虽然她不乐意看账本,但这是自家的买卖,陆金瑶不上心可不行。

    她之前赚的钱,有三分之一都投入了成衣铺子,剩下的三分之二,拿出一部分作为周转资金,一部分存起来不动,还有一部分使用。

    陆家现在的生活大大改善,但是长辈们都叮嘱小辈们不能骄奢浪费。陆金瑶每个月都交给家里一些银子,多了爹娘、奶奶不收,最后定为每个月给家里两千两作为家用。

    陆炳文觉得很对不起陆金瑶:“金瑶,爹爹没用,还要你来赚钱养家。”

    “爹,您这是在说什么话,我赚了钱又没地方花,而且我也想让爹、娘、奶奶、哥哥和弟弟妹妹们过上好日子啊。爹能在咱们北方种活南方的茶树,怎么是无能呢?全天下也只有爹爹能做到这样的奇迹了。只是,再好的千里马也需要伯乐来发现,爹只是没有遇到贵人而已。”

    陆金瑶拉着陆炳文的手,说起话来好像个大人。

    陆炳文脸上露出微笑:“金瑶是个好孩子,想着孝顺长辈,关爱手足。爹爹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全家人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就行了。只是我身为一个男人,不能赚足够的钱养家糊口,实在是对不起你们……”

    “爹,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事情,您没必要为了这些事情烦心。”陆金瑶严肃道。

    “好好好,爹就听金瑶的。”陆炳文哈哈一笑,为自己有这样一个聪明懂事的女儿而高兴。

    ——

    时光飞逝,转眼已是冬季,雪花纷飞,大地银装素裹,河水全都被冻住,胆大又顽皮的孩童在结了冰的河面上滑冰,然后被家中的大人揪着耳朵拎回家一顿揍。

    这天一大早,陆金瑶起床准备早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